中工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25|回复: 0

耄耋老人把思念化作“永恒的记忆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17 09:16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文 史向前


 栾瑞燕,1926年生人,今年93岁,大连理工大学基建处退休人员。瑞燕这个名字,是他奶奶给他起的。


 我认识栾老已有四年了。过去,人们常说人生七十古来稀,今天人过九十不为奇。栾老虽然进入耄耋之年,但精神矍铄,思维敏捷,眼不花,耳不聋,牙齿多数未掉,给人感觉爽朗,平易旷达。


 我见面主动与栾老打招呼,他对我产生好感。前几天他主动把《永恒的记忆》、《我的下半生》两本书带来让我看。书的封面是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的照片。翻阅图文并茂的内容,我被深深地吸引,这是他历经多年呕心沥血写作、整理出版的。我随后提出到他家看看,栾老满口答应。


 走进栾老的家,一处40平方米的小屋干干净净,室内摆设紧凑和谐。只见屋里墙上挂的,桌上摆的,床头柜上放的均是他和老伴韩文秀不同时期的生活照。有一张两人的全身照,女的年轻,男的苍老,原来是栾老把自己的老年照片扫描进去的,足见夫妻之间的恩爱,跃然在目。


 交谈得知,老伴韩文秀于2007年12月26日病逝,享年81岁,同是大连理工大学退休人员。十多年了,栾老思念依然。验证了苏轼《江城子》所云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这种思念氛围笼罩着小屋,让人感受到了,夫妻在一起是人间最伟大的缘,就成为世上最相爱的人。


 栾瑞燕与韩文秀从小相识,两家是近邻,土生土长大连人,青梅竹马。上世纪四十年代,栾韩两人分别就读日本人办的“大连协和实业公学校”和“昭和高女学校”。俊男美女相恋了,他们憧憬着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告投降,时值19岁的栾瑞燕和18岁的韩文秀喜结连理,完成了终身大事。当年8月,两位新人特地赶到旅顺老铁山海誓山盟。


 他俩坚守承诺,在一起的六十多年风风雨雨中,难关共闯,养育了五个子女,严慈并举,教子有方,个个成材。夫妻俩过银婚,度金婚,相濡以沫迎钻石,潇洒夕阳沐人生,演绎了一段老而弥坚的伉俪情深。


 老伴韩文秀去世,当时已82岁的栾瑞燕精神上受到了沉重打击。人去楼在空悠悠,夜梦醒来半床空,只身一人难度日,白头大雁缺伴飞。“我念亡妻妻念我,夜来都入梦萦怀”,思念之情一直弥漫不散。经过一阵伤心悲痛,胸襟豁达的栾老逐渐从伤感中解脱,自我安慰,生前无憾就够了。他决定将夫妻爱情之火继续点燃,把思念变成“永恒”,留给子孙一笔家风遗产。他开始整理老伴的遗书,遗照。遗书写于2003年,即她去世的前四年,分别写给五个子女及九个孙辈,遗书长达33页,11220字。字里行间饱含着长辈的大爱和期望,品读催人泪下。栾老也动笔撰写回忆录、创作诗歌、撰写祭文和碑文。《致我心中的爱妻》、《三百六十五个祝福》、《永远的怀念》等,让人感受到了一位智者说的:“没有真情,爱就不会燃烧”。尤其栾老为亡妻写的468字祭文和64字碑文,更是情爱缠绵,声泪俱下。栾老最终把二十多篇回忆文章、诗歌、遗书、照片,汇编成两大本书,书名为《永恒的记忆》,并出资六万多元印刷成册,发给儿孙珍藏,并赠送一些亲朋好友。《永恒的记忆》成为栾家传家宝,儿孙必读的传承“家书”。


    在《永恒的记忆》中,即老伴去世一周年之际,83岁的栾老引用了一首歌——《思念》表达了对老伴的思念:“你从哪里来?我的朋友,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。不知能做几日停留?我们已经分别的太久太久。你从哪里来?我的朋友,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。为何你一去便无消息?只把思念积压在我的心头。难道你又匆匆离去?又把聚会当作一次分手”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工网

GMT+8, 2019-12-11 00:06 , Processed in 0.092224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