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工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2|回复: 0

[转载] 生活需要情怀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0-11 16:26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当生活在别处时,那是梦,是艺术,是诗,而当别处一旦变为此处,崇高感随即变为生活的另一面:残酷。
有的人体内住着鸡毛蒜皮的烟火,有的人体内蕴含着风光旖旎的胜境。两个人同处一间房,从同一窗子往外看,一个看到的是泥巴,一个看到的是星星。每个人“看”到的,其实是经过了自己的选择和过滤,某种程度上,它是心的映像。

那么,是什么引导着我们的“看”呢?我想,是那种内在的持有——情怀。

情怀是我们在顺利或不顺利的境遇里,内心那一点情趣与感情。它跟经历、素养、看世界的角度有关。有情怀的人,内心持有的是真、善、美,是藏在体内的一处幽美秘境。

宋神宗元丰二年,苏轼被贬至黄州。在黄州,他竟然有兴致用竹箱装白云。一天,走在路上,他看到白云从山中涌出,像奔腾的白马,直入车中。他便将竹箱打开,将白云灌满带回家,再把白云放出,看它们的变化腾挪。他写诗道:“搏取置笥中,提携反茅舍。开缄乃放之,掣去仍变化。”

我至今不确定,他诗中的白云“掣去仍变化”,是真、是幻,还是逗趣。至少我相信,他是真有云月在胸的。飘逸的云,明洁的月,冲淡郁郁与烦躁,为他辟出一方宁静。



情怀的另一特质,是对美的追求。一个人,若将“美”奉为生活的信条,即便暗淡的境遇,也寻得到鸟语花香的胜境。

木心,这个被称为当代文学的“异数”的人,曾被关押于积水的地牢,身陷囹圄,行动受限,那就行走于体内的世界。他在地牢里用破衫撕成的碎片给自己做鞋,鞋子的头做成圆的还是尖的呢?类似这种美学问题,让他凝神思考——他决定做成尖型的。两年后,从囚车的铁板缝,他窥见路上时髦男女的鞋头都是尖的。正是“美”,给了这个囚徒灵魂的自由,使他高高翱翔于严酷的现实之上。正如同他的深度、他的精神高度远远超越了人间苦痛。

每个人的一生,都是一具皮囊携带着一颗心的旅行。在素常的日子里,循着常理和世情,我们生发着一己的喜怒哀乐。我们有门、有墙、有锁、有衣服、有地位,我们总是拿它们作为自己的保护膜。然而,保护膜剔除之后,肯定存在一处最柔弱最不设防最不透明的精神的核儿。是用圆润、洁净、温暖浸润,让她美成一朵鲜花,还是用奸诈、污浊、冷酷装载,让她秽如一滩污水?

我久久凝视“心”字的写法,还真如人所说的那样:一把勺子三个点。那三个点,最该是真、善、美的情怀啊。它盛放在我们的身体里,摇曳在我们的灵魂里,默默孕育一颗“情怀”的种子。种子萌绿,颔首而立,一半在时间内的现实里,一半在时间之外的永恒里。它撑开心的狭仄,慢慢绽放,美的意蕴,笼罩我们一生。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工网

GMT+8, 2019-10-23 19:57 , Processed in 0.093017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