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工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96|回复: 0

卸煤女工的暖心事儿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4-23 08:33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第一次见到陈霞姐,就给我留下了温暖的印象。

那是一个滴水成冰的冬天的早晨,我们刚开完班前会,门就“咚”的一声被推开了,随着冷风走进来一位个头不高、身板结实的女师傅,一进门就快言快语地问:“你们家里可有用不着的棉衣、棉被?”几位师傅都说有。她语调很快地说:“天气越来越冷,市红十字协会准备为孤残儿童送温暖,大家捐些御寒衣服吧!”“好,我们把衣服洗好用干净袋子包好带来。”我悄悄问班长这人是谁?班长告诉我她叫陈霞,是卸煤队的女工,也是市红十字协会的志愿者,是个乐于助人的热心人。

那天我把两件厚实的棉衣包好送到卸煤队。卸煤队挨着铁道,粉尘很大,我去的时候,陈姐他们正在卸煤,每个人都是一身黑尘,实在认不出哪个是陈姐。我一边走一边喊:“陈霞姐!陈霞姐!”喊了五六声,一个“黑人”直起腰来,问:“谁喊我?”我跑过去,只见她安全帽的帽檐上都是汗珠,睫毛上落着厚厚一层煤灰,防尘口罩上也沾满煤灰,一只手握着铁锤,一只手握着铁锹,工作服的袖子卷了起来,手臂上挂满汗珠。我把手里的袋子拎给她看,说明来意。她说:“谢谢啦。你把衣服放到我桌上。呶,就是从右边数第三个房间。”说完,返回车厢旁继续干活。她抡起铁锤往车厢上敲了几下,一边敲一边听声音,然后放下铁锤,拿起铁锹,一锹一锹往下铲煤,有时遇到坚硬的煤块,铁锹挖不动,就竖起铁锹使劲儿往下砸、捣,手臂没力气了,就用脚蹬铁锹,好不容易把硬煤块弄碎了,她拉下防尘口罩,喘口气,抹把汗,继续铲煤。

我看得呆住了,直到陈姐干完活儿喊我,我才跟她一起走进卸煤队大院。陈姐脱下脏衣服,一边洗脸、漱口,一边告诉我:“天气太冷,煤块冻住了,不先用铁锤锤车厢把煤块震松动,根本没法下铁锹,这叫‘卸冻煤’。卸冻煤最累人了,要比平时花好几倍力气。白天卸冻煤还算好些,夜里卸冻煤更吃力、更受罪,过后整整一天,两条胳膊都酸软得抬不起来。”我仔细看她的手,果然,手掌尤其是手心和虎口那里红红的,虽然她卸煤时戴着手套。

给孤残儿童送温暖那天我和班长也去了。路上,我跟班长聊起看到陈姐他们卸冻煤的见闻,班长说:“卸煤工人非常辛苦。卸完一车煤,别人都累得不想动弹了,陈霞却是歇口气就接着忙碌——把大家的脏衣服拿到水房洗,或者拿个扫把扫地,或者把撒在铁道上的碎煤渣清理掉……她眼里有活,不爱闲着,对待工作特别认真,叫人佩服!”

到了孤儿院,大家把捐赠品搬运到活动室,然后陪孩子们玩儿。陈姐另外买了一大包零食和一大包卡通头绳发卡、口罩手套,打开来分给孩子们,一边分一边微笑着说:“小芬,上次你说想要的小兔子口罩,阿姨给你带来了,看看喜欢吗?”“小明,这是你爱吃的奶油饼干,拿着。”“强强,你的小手生冻疮了,快戴上这个手套,下次阿姨带些冻疮膏来。”……她走到哪里,哪里就响起一片笑声。保育员笑着说:“陈姐心真细,多么小的事情都能替孩子们想到。”陈姐取出一面圆镜,让女孩子们排好队,挨个儿给她们梳小辫、扎蝴蝶结,女孩子们想要什么样的辫子,她就给梳什么样的辫子,那温柔慈爱的样子像妈妈一样。我们离开的时候,孩子们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地问:“阿姨什么时候再来?”在陈姐的带动下,我们厂很多员工都加入了义工和志愿者的队伍,利用业余时间做公益。

我第一次见到陈姐就乐意跟她接近,跟她呆的时间越久就越觉得她温暖。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:有的人像太阳,积极开朗,散发着温暖和正能量,让身边的人也变得阳光起来,我觉得,陈姐就是这样的人。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工网

GMT+8, 2019-10-19 15:13 , Processed in 0.09768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