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工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697|回复: 0

[转载] 王麟:与动物粪便打交道的北大博士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8-13 15:38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北京大学基础医学博士生王麟穿着白大褂,带着一次性手套,手里拿着试管,在一旁等着收集新鲜的动物粪便。看到动物排便了,他马上跑过去,把粪便小心地收集到试管里。
  这是一幕王麟在进行动物流行病调查的场景。
  王麟本以为考入北大医学院,将来会成为一名与死神赛跑的医生。没想到,现在的他却天天与动物粪便打交道。
  王麟的课题与戊型肝炎病毒有关,这是一种人畜共患的病毒,王麟需要外出采集新鲜的动物粪便,调查疾病在动物宿主和各个地区的存在和流行情况。
 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光是联系养殖场,王麟就被拒绝了不知多少次。尽管他一再诚恳告诉对方采集动物粪便,仅仅是用于科研,但对方一听到他是做病原生物学研究,就十分警惕地回应:我养的动物都没有病。愿意帮忙的人少之又少。
  有条件的课题组带着液态罐开车外出,采样后直接将标本扔进零下100多摄氏度的罐内储存。王麟则要一个人扛着大泡沫箱坐火车去外地,箱内放着七八个用于保鲜的冰袋,保证温度达到储存样本标准。
  干燥而又没有光泽的粪便不能要,实验样本必须是松软的、发着油光的新鲜粪便。王麟每次都要在一旁耐心地等动物乖乖把“样本”拉出来,还要随时提防着脾气不好的动物,以免被踢伤。完工后,他必须立刻赶回实验室,时间不能超过12小时。
  存在自然感染戊肝情况的样本有时占20%,有时候只有1%~2%。刚刚被王麟筛选完的295份骆驼粪便样本里,能用于实验研究的仅有4份。“别人觉得我们做流行病学容易发论文,但实际上我们做了更多的工作,都是别人看不到的。”王麟形容成果只是“冰山一角”,“大多数采集回来的标本都是没有检出结果的”,冰山之下,积累了他无数次的尝试。
  他从事的戊型肝炎病毒(HEV)科研工作,填补了国内课题空白。他署名发表SCI收录文章有18篇,并且成为一部英文专著的编者。“除非是在拿不准的时候,我不太在意别人的想法,我有自己的原则。”王麟说,这得益于从小父母对他的“放养”。
  上小学时,他不用闹钟、也不需要父母叫,到点自然醒。别的小朋友都是家长接送,小王麟收拾好就自己出门上学了。上不上补习班也是自己说了算。初中时,他的成绩属于中上等。但学校规定,只有在3次保送考试中均能排名在年级前50,才能被保送到重点高中。有的学习成绩很好的同学因为心态不佳,成绩产生很大波动。但王麟始终稳稳当当的,保持自己的节奏,最终拿到了保送资格。“班主任都没有想到我能被保送,但我知道我自己能行”。
  “心里有数”也让他在从事科研工作时更有主见。最初进入课题组,王麟默默无闻地跟着师兄师姐做实验、看文献。两年后,王麟有了独立的课题,科研逐渐进入状态。相对于众所周知的乙肝,戊肝研究是“冷门”,科研经费少得可怜。“做实验必须一步到位,酒精、试剂等实验用品也要计划好了再拿。”王麟说。实验室的桌上有个盒子,里头是攒了一堆使用过的一次性手套,“收拾卫生的时候用”。尽管如此,他依旧选择其他人不看好的、不重视的戊肝研究,日积月累的付出,结出了丰硕科研果实。
  读博后,王麟更是几乎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交给了科研。平时早出晚归,放假也一头钻进实验室,他记得自己上次旅行还是在2014年的本科暑假。
  闲暇时间,王麟想得最多的也是科研:打开电脑就想看文献,没事就琢磨课题怎么推进,遇到医院的朋友就问能不能共同做戊肝课题研究。
  不久前,王麟去林岛参加了第68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。这位刚满26岁的优秀科研接班人,是本届大会北京大学唯一入选的博士生。
  创办于1951年的林岛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,是世界上唯一每年举办的诺贝尔奖得主论坛。2018年,大会的主题轮转到生理学或医学。主办方在中国选拔约30个优秀博士生与诺贝尔奖得主交流。今年3月,王麟参加了最终选拔,在15分钟的自由提问环节里,有评委问道:你认为戊肝研究的意义是什么?“戊肝研究一直被忽视,但这不代表它不重要。科学是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,没有冷门与热门之分。”这番肺腑之言打动了在场的评委。
  “科研和我的人生是契合的。”王麟说。
  实习生 王楠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工网

GMT+8, 2018-11-17 17:05 , Processed in 0.47527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