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工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741|回复: 6

[原创] 【军队之缘】爱的传递 (散文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8-8 06:0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一个很平常的下午,如果不是默然说寄了一封信给我,这个下午就没有任何亮点,跟客户聊聊电话,看看网页,收收EMIAL,敲敲键盘,喝一杯茶,差不多也就下班了。
  默然说,日子欠惊喜,写了封信给你。他说,窗外有黑色的电线交错着,十几里外的母亲可能正在做晚饭。他说,时常看你的文章,某些与我的心境合拍,不过,你也不用得意,不过是相同的情感罢了。他说,钱钟书老先生说,鸡蛋好吃,没必要看老母鸡是啥样子,可我还是想着得给“老母鸡”说一声。他说,手边没有专门的信纸,是用税所的便签纸写的,而且寄信时,也没开车,徒步走到邮局,并把信投进了外埠的那个入口。
  自从默然说寄了封信给我,我就开始了期待。虽然我的面上不动声色,内心却是波涛翻滚。人到中年,已经没人写信给我,这年月,要说的话,要写的字尽可以用电话和网络解决。我想,当我接到手写信时,一定会泪落如雨了。那信上的每一笔每一字全是浓得化不开的感情呀。那看似平实的一横一竖,裉尽了自有的锋芒——显得老实,朴素,但是它的所有诱人之处恰恰在于以退为进,恰恰在于低调、隐忍,恰恰在于不虚张声势。
  想来默然写信的时候,心必是静笃的——山川俱美,凌厉之势收了,字里行间全是日常生活用语。就好比家常中常煲的小米粥,好比土瓦罐24小说褒出的汤,不肆张扬,却让人一生念念不忘,紧要之处,动容涕下。
  一周,二周,三周,但是云中没有锦书来。实在按纳不住了,打电话问默然,“你究竟寄没寄信?”默然急了,“不带这样猜测的,我真的寄了,我以军人的名义做保证,我不但寄了,还写了整整四页纸。”挂了电话,记起多年前同学聚会的事。
  一大班同学坐在酒桌上,有说有笑,唯独坐在对面的默然沉默地对着面前的酒杯,偶尔眼睛交合在一起,就赶快躲开。想起两句诗来: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我和默然,是真正的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小的时候常在一起,也没有别的小孩子的吵架争夺,和睦得很。伏在天井里的小桌上一块做作业。他做完他的,我就把我的推给他,他一言不发,义务代做。我们两个的字也象得很,反正老师是分辨不出来的。我微微地笑起来。这些童年旧事,不知道他可还记得。那时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了,倒比先前拘谨。见了面,只是笑一笑,叫一声:潇潇。就算了事。
  同桌说,雨潇,喝点酒吧。默然忙不迭在一边阻拦:可不行,她喝不了啊。我也笑着推辞。同桌还待再让,默然一言不发,伸手端过,说,我替潇潇喝了吧。说毕一饮而尽。
  “潇潇”这两个字,是默然对我的称呼。没有哪个人会把这两个字看得那样重,除了他。到了现在,闭上眼睛,还可以清清楚楚看得见他写在他的书的四边的这两个字:潇潇潇潇潇潇……旁边还有两句诗: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  那个时候,两颗心是两条河,清浅宁静。汇在一起。没有惊涛骇浪,没有要死要活,更没有山盟海誓。只是那样的蒙了一层轻纱的朦胧和温柔。以后的日子里,也爱过也恨过,也思念和被思念过。给我的感觉,都不再有这时的安恬和纯净。象什么呢?如同一泓清水里倒映着一弯如眉的月亮,美丽里自有一种无结果的忧伤。
  我上大学,默然去当兵,从此两两相望。
  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,他特别喜欢那身绿色的军装。大约是受他家庭影响,默然立志考取军校,可是以十分之差最终落榜,隔年,他不顾家人反对,报名参了军,从普通战士到志愿兵,然后转业地方当税务官,默然用了十五年时间。十五年里,他立过两次三等功,加之有通过自考取得了国家认可的大学文凭,所以,直接调到了县上从事税务工作。17年时,有一回出去玩,路遇一个落水的小女孩,北方生长的他想也没想,毅然跳进了水塘,孩子救了上来,他差点连命都没了。事后,我问他,你不要命了呀。他想了半天回答我,我也害怕,但是,我得对得起曾经穿过的那身绿军装,对得起现在身上穿得的这身税务服呀,他还说,潇潇,我如果见死不救,就再也不是儿子心目中的英雄了,我怕儿子瞧不起我。
  我一下子愣住,眼晴发酸,泪汹涌而出,一下子想起了少年往事,想起了我们一路上的分分和和,这些年呀,我有多少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就有多少的满目荒愁,昨天还小试新春朱颜粉面,今日就疏卷了心思开始一根根清理白发。多年后,我和默然各自变幻了面容,那份年少时的朦胧早已化成了淡然而真实的亲情。我离家远,一年只能在过年时回家看父母,他和妻子在大小节气不忘替我看他们,默然的妻子也是从部出队转业回来的退伍通讯兵,她宽容善良身上还有一股子军人特有的飒爽明朗,我和默然能够在现实生活中再续兄妹情,确实是拜她所赐。我的他对我不止一次的说过:默然和她媳妇真是好,真是把你当亲妹妹了。
  默然的儿子喊我姑姑,我家孩子叫他舅舅。
      他父母已经不在,他把我的父母当成了他的父母来孝敬。
  转眼又是一周,信已在路上走了一月有余,按我的性子早就按捺不住了,可是,我发现无论怎样的案牍劳烦,心事重重,只要一想到有一封信在路上,马上就觉得神朗气清,到了另一番天地。闭上眼睛,觉得心里无连天飞扬的尘土正朝下落,朝下落。乌云散了,晚凉如水,月参华无边,月下的树啊,花啊,把影子映在灰瓦白墙上,随着春节的来临,整个喧嚣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美丽起来,远古的感动象一汪清水,把心泡成晶莹的水花石,开成雨里带露的花朵。潜藏的诗情袅袅上升,象花的香气,缭绕不散。
  说到底,写信,寄信,等信,不就是一种安静的情绪么?无论怎样职场上拚命厮杀得身心两疲,怎样酒局里觥筹交错得耳热酒酣,怎样情场失意得泪雨滂沱,怎么官场顺畅得睥睨群雄,写信,寄信,等信,这个过程里,眼前繁华慢慢消褪,宁静如同月光,从心底渐渐升起。
  下班路上,看地,看树,看云,看两旁的菜地和沟渠里清凌凌的流水。我发短信给默然:今天,立秋了,树上有落叶,地里有农人,他们一边浇水一边大声地谈笑。感觉心里很安静,仿佛能装下整个山河。
  默然回:你嫂子说,兵来将挡水来土淹,不是坏事。
  是的,绝不是。
  写下这段过往,是想说,人生路长,假如有一双眼睛望向你,温柔而宽容,不要忘记把这种眼神继承下来,然后以它作月,作灯,投向同样需要宽容和拯救的人,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永恒。



发表于 2018-8-8 07:48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并学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8-8 08:1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初此上来发文章,敬请各位版主多多指教!
发表于 2018-8-8 16:03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是老兵,喜欢军人题材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8-8 16:51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曹志宏 发表于 2018-8-8 16:03
我是老兵,喜欢军人题材。

我敬重老兵! 敬礼! 祝福夏安吉祥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工网

GMT+8, 2018-8-17 19:26 , Processed in 0.099788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