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工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9269|回复: 0

[转载] 仲满 当年的怒吼现在做不出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8-1 10:4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在送给洛佩致命一击后,“剑客”仲满摘下面罩,仰天长啸。这一幕发生在2008年8月12日的国家会议中心击剑馆内,仲满勇夺男子佩剑金牌,成为北京奥运会中国军团的“黑马”之一。仲满这一剑,将中国击剑24年无金的历史终结,也将自己送上了个人击剑生涯的巅峰。
  北京奥运后的这10年,仲满经历了退役、复出、再退役的波折。如今,成为国家击剑队佩剑组教练的他,正在经历自己的转型期。带队备战印尼亚运会之余,仲满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。
  1 封王
  不被看好反倒更轻松
  新京报:许多人都记得你决赛击败洛佩后的怒吼,那是什么感觉?
  仲满:那是一种本能的、忘我的发泄方式。现在有节目让我做,我都做不出来。最后一剑怎么打的,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。
  新京报:在夺冠之前,你并不被看好?
  仲满:因为那时男佩还有其他队员成绩和世界排名比我好,媒体关注也多。但这对我来说反倒是好事,让我面对比赛时更轻松。
  新京报:当时的主教练鲍埃尔看好你吗?
  仲满:2006年我刚跟他训练时他是不看好我的,但当时我憋足了劲,心想等奥运前出了成绩让你主动来接纳我。2007年下半年开始,他就把我抓在手上,不让别的教练带了。这是一个从不信任到完全信任的过程。
  新京报:你跟鲍埃尔还常联系吗?
  仲满:那时我们关系就很好,而现在我们是竞争对手。他带俄罗斯队我带中国队,一起比赛期间我们经常互动交流。
  2 复出
  源于老队员的责任感
  新京报:你认为2008奥运会是自己的巅峰吗?
  仲满:是的。2008奥运会之前我已经拿到了全国锦标赛的个人冠军,鲍埃尔教练也带来了先进的理念。备战期间,我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北京奥运上。相比之下2012年时就分散了很多精力。有了来自媒体、家庭的干扰,加上年龄的增长,鲍埃尔的离开,各种因素掺杂在一起,影响了伦敦奥运会的备战。
  新京报:2013年之后的3年,你经历了退役、复出,当时是怎样的心理历程?
  仲满:2013年参加全运会之后我30岁,差不多到了退役的年龄。而且之前因为备战、比赛,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,想回归家庭了。但是2015年的时候,江苏队人才断档了。作为老队员,我决定复出起一个“传帮带”的作用。
  新京报:2017年时为什么下定决心退役?
  仲满:年龄太大了,身体恢复得太慢,这其中的困难只有我自己知道。我每天上午都是不训练,直接去医务室。每周只能两天打实战,其他时间都要用来恢复。不过,在自己运动员生涯的最后阶段能拿到全运会个人冠军,算是比较圆满的结果。
  新京报:退役后有没有不甘心?
  仲满:没有。在传帮带上我起到作用了。只要我上场的比赛,江苏队就没输过,这种成就感非常棒。
  3 转型
  做教练很像为人父母
  新京报:现在主要负责什么工作?
  仲满:我现在在国家队,配合外籍主教练,主抓佩剑男女各4名选手,目标是备战印尼亚运会。
  新京报:作为教练看自己的队员打比赛,和做运动员时有什么不同?
  仲满:当教练比自己在场上打要紧张得多。6月份亚锦赛我们拿下第一个冠军之前,我的手一直抖,胃都紧张得不舒服了,当时真恨不得自己上去打。那次真是体会到了教练的不易。
  新京报:教练这份工作哪里吸引你?
  仲满:跟为人父母的感觉有点相似。我教的东西他们学到了,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学会了一门手艺,这种成就感真的非常好。
  新京报:你认为自己适合做教练吗?
  仲满:又回到熟悉的地方,干自己的老本行,我很开心。这段时间我将自己的经验教给他们,目前来看队员们很认可,这就足够了。运动员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。
  4 冬奥
  冬季运动普及更重要
  新京报:在你看来,北京奥运对中国体育最大的改变在哪?
  仲满:这届奥运会让很多中国人爱上了体育运动。比如现在遍地都是的健身中心,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自己的身体。
  新京报:10年来有没有在中国普及击剑?
  仲满:2008年时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击剑。第一次退役之后,我去过很多学校推广击剑。现在击剑普及率很高,很多小孩子都知道击剑,北上广也有很多击剑俱乐部。可以说,我们这一代人为中国击剑做了很大的贡献。
  新京报:在北京冬奥会的背景下,推广冬季运动也是重中之重,根据你推广击剑的经验,冬季运动该怎样普及?
  仲满:推广运动项目还要从孩子抓起。北京这方面推广得不错,很多学校都在以冰雪进课堂的方式进行推广。比如史家小学,他们对冰上运动很支持,校园里就有人造冰场。
  新京报:现在“跨界跨项”是热点,你少年时有过从田径转向击剑的经历,你如何看待夏季项目向冰雪项目跨项?
  仲满:很多冬季项目都是我们国家从来没有的,现在从零发展,需要一些有运动天赋、训练基础的年轻运动员,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。比如U形池项目,体操和蹦床运动员就很有优势。
  同 题 问 答
  新京报:对北京奥运会印象深刻的是什么?
  仲满:中国的志愿者服务做得很细,到哪里他们都会用微笑迎接你,给你很多帮助,可以让我们安心地做我们该做的事。
  新京报:北京奥运会有什么遗憾?
  仲满:遗憾的是团体赛只获得第6名。我们当时状态非常好,整体实力也不错,却输给了老牌强队俄罗斯。中国团体在奥运会上从来没有进过前4,如果能进会是个很大的突破。
  新京报:现在那枚金牌存在哪?
  仲满:我一直把它放在银行的保险箱里。因为这块金牌是我生命当中比较重要的物件,我还是希望它更安全一点。参加活动时也拿出来过,偶尔突然想到也会去银行看一眼。
  新京报:这10年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  仲满:我觉得是从运动员到教练的角色转变。
  新京报: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有什么期待?
  仲满:冬季项目很多人不了解,我愿意借助自己的一点点影响力,通过公益的方式,呼吁更多的人了解、参与冬季运动。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徐晓帆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工网

GMT+8, 2018-10-23 04:16 , Processed in 0.09426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